爱人

1

施懿和阮圆圆是一对情侣。

她们同居了。

她们如所有的情侣那样相爱。

施懿的个子比较高,阮圆圆总是踮脚扒着施懿的脖子,仰起头去亲她。也在施懿低头划手机,或者做算式的时候去摸她的头。

2

阮圆圆她今年大三,家境也普通。而施懿家里条件挺好的,就连学业方面,她也已经是在27的年纪就提前进入生命科学院进行研究的博士生了。

所有人都在惊讶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。不仅是因为性别,还因为条件。

在阮圆圆和施懿在一起前,大家从隔壁学校的篮球队队长,再到本院优秀的学长学弟,都一个个猜过去了,看谁会拿下施懿这朵高岭之花。

她们在一起后,大家又拿隔壁学校的校花,再到本院的院花和阮圆圆比较,说施懿怎么

爱侣

1

科布和梅尔就像两条纠缠的水草,味道是咸的,他们浸在海水里,自然认为对方是甜的。

死亡永远分离了他们,也奠定了他们的永远。他们在梦境内,在梦境外相互折磨,刀子捅进了对方的胸口,他们甘之若饴,他们沉醉其中。

这是他们甜蜜的恋爱,是他们的至死方休。

2

科布的愧疚是梅尔手中上好的香槟。

她为此而庆贺,并缠上科布的脖子,他们要永远在一起,他们之间甜蜜的吻,他们之间痛苦的质问,是彼此的砒霜是甜糖。

科布注定了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而梅尔注定要得到这个男人的所有,包括他的梦境,他的现实。

在之前他们是天作之合,在一瞬恶念之后他们仍是天作之合。

生死无法分离,梅尔活在科布的脑里。...

入口

有个人,他住在一个入口极小的溶洞里。他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,从他记事起,他就生活在这个溶洞里了。

这个溶洞也不大。他每天就坐在那儿,看水从头顶的钟乳石上滴下,在地上形成一个个小水坑。溶洞边缘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,里面偶尔会进来几条迷路的鱼,他就是靠这些鱼维持生计的。

溶洞真的好冷啊,他总是在晚上,缩在干燥的石板上,抱着自己,脸贴着柔顺的长发,并着膝盖,他哆嗦着企图让自己再暖和儿些。

很小的时候,他是不习惯寒冷的。他总是大晚上的在那儿哭,又冷又饿,又抓不到小鱼吃。哭累了,哭的脸都红了,没力气了,倒在地上,终于可以忽略寒冷,沉沉的睡去了。

但是现在他已经习惯了。

习惯了饥饿,习惯了寒冷,习惯了孤独,习惯了水...

完美

小时候父母都不敢谈及性爱相关的东西,我也以为这是肮脏的,下作的,对他闭口不提。直到我逐渐长大,我慢慢的为曼妙的裸体,暧昧的情色而陶醉,而这个社会却从未因为进步而对性爱的看法有所改变。

前些阵子有个寡妇改嫁,被家里人骗去淹死了。她男人疯了,提着一把刀砍死了三个人,判了凌迟。

我妈跟我说这事儿的时候,还不忘教育我说,不要学那个寡妇,那样不好。

怎样不好?我问她。

她支支吾吾的,就是不好,你别多问。

现在连性爱这个词儿都不让人说了。有个科学院研究出了新技术。以后生孩子都不用做爱了,去做个手术就能生,男人女人都能生。

我们的生殖器官退化了,这个生物进化的太快了。我还没到七十岁的年纪,大部分...

“我小时候很向往召唤师光鲜亮丽的职业。大概是渴望对当下处境改变的渴望,对新生关系的向往,盼望未知神秘有天生对你情有独钟的陪伴。


但我现在不喜欢了,我无需再用虚无缥缈的幻想来安慰孤单的我了,因为我现在过得很好。”


魔法阵的细密纹理早就被他倒背如流,线条终于发出微微亮光,召唤师对着他人生第一只召唤兽如此说道:


“所以,可以请你离开吗?”

他们从我指缝间溜走了,而我还坐在原地,我在试图扩大我匮乏的版图,我很努力,直到一万零一次后我又一次失败了。

我彻底不挪动自己了,我坐在地上,等我的旧人张开手臂来拥抱我。

和朋友的合绘!!她画的花木兰也太攻了吧!!!!!

1.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“我知道,你是个丧尸。”
“是的,我是个丧尸……你想知道我的别的事情吗?”
“嗯?我觉得我已经知道了。——你是个丧尸,这就是全部了。”
“不,不,还有更多,更多关于我的故事,我的生前。”

他明明没有在说话,他的下颚甚至失去了皮肤露出了半个牙床,但他死灰皮肤下那双眼睛黑沉沉的看着我,我就好像明白了,他想要对我表达的任何内容。
他拉起我的手,慢悠悠的带我来到一处长椅坐下。他的手很完好,干燥而柔软。你知道吗,就有点像披上鳄鱼皮的棉花玩偶。
我抓着他的手,不是不恐惧的,但是我更恐惧的——是为什么他将我当做他的同类。
2.
我意识到我是个活人,但是死人却将我看作同类。
3.
我“看见”了别人。
他...

嘻嘻

自产自销

噩梦

年轻的大王结束了会议,他自王座而下,脸上挂着的笑容志得意满。

臣子们呈鸟兽状退下了,他们低着头弓着腰,快速的退出了我的视线。我直盯着我那年轻的大王,华贵却稀少的绸布盖住了大王的身体,露出大王结实的胸膛,蜜色的皮肤在装饰品的衬托下泛着光亮。大王大步的向我走来,他结实修长的大腿不时地从他的裙装下露出,他太美了,像一尊会活动的艺术品。

我都能察觉到自己炽热的目光,更何况是大王了。

大王走到我身边了,他抓住我的手臂,对我笑着说:

“对我还满意吗?”

那是自然的。

我们拥吻着倒在了床上,温热的手游离在我的身上。滑过了我的胸膛,我的小腹,我的侧臀,我的大腿。

床顶缠满的深绿幽暗的藤蔓,它们缠...

半小时上色的爽图,好快耶!

特效画师👅👅贱贱太帅了!!

加了老福特的滤镜,,好好看哦

© ddidwnckgs / Powered by LOFTER